2011年4月16日星期六

教師的公民教育課-寫於3.6遊行後



三月六日反財政預算案大遊行,由於本年度預算案未有長遠規劃,所意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要求落實小班教學。所以印了Banner、在facebook做了少許宣傳,等待集會當天,希望有朋友來支持。
結果有三人。
不遊行的原因很多,各人有各人的理由,五花八門。遊行與否是個人的自由,我也無謂揣測,當然也不得干涉也不會因此而對任何人不滿。
只是想趁這個機會說一下,為甚麼我們需要遊行示威呢?又也許,其實很多人都只籠統地說「遊行示威」,而忽略了背後的真像是「表達訴求」,是為了尋求一個更公義美好的社會。
如果你從事教育,是因為相信未來,那麼走上街頭便是你的一個責任;
如果你從事教育,是為了香港的未來,那麼走上街頭便是你工作的一部份;
如果你從事教育,是希望使下一代活得更好,那麼走上街頭便是你義不容辭的任務。
教師是所謂「勞工貴族」,人工高、收入穩定,工作穩定,不用擔心明天沒工開沒飯吃。究其原因,不是因為我們的工作量大,而是因為我們手中掌握著社會的未來,我們對青少年有更大的責任。若然如此,走上街頭,為下一代爭取一個更自由、平等、公義、美好的社會,便不可避免的壓在我們的肩上。我們責無旁貸地,要挑起這個千斤擔子。
問一下自己,我們要教會學生甚麼呢?是犬儒、是「和諧理性」、是小心被秋後算帳,抑或是教會他們肩負起公民責任、承擔起對香港的責任、揹起對人類社會的愛?言行身教,在我們相信公民教育是重要的同時,教師有充份運用自己的公民權利,去為社會貢獻去努力嗎?
人們說,教育是保守的行業。其實,教育才應該是最進取的行業。因為我們承擔的是青年人的思想,是社會將來的希望,是香港未來的開拓,是社會未來的公義。想1919年「五四」,若果不是教師與青年人走上街頭,也許今日的中國仍在愚昧、混亂、以及帝國主義的勢力當中。面對今日的香港,我們應該進取,因為我們要教導社會的未來如何為改善社會的現狀、如何為人類的幸褔努力。
著名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說,「改變並不會自動到來,而是要透過持續不斷的抗爭」。今日政府不向市民負責,治港官員沒有長遠規劃,教育局長極盡蠱惑,而為甚麼我們仍能忍氣吞聲,或為著其他原因而不挺身而出?今日我們坐著、等著、工作著、擔憂著,而終有一日,在四五十歲的時候,仍白著頭,坐在教員室,怨嘆教育政策帶給師生的無奈以及社會的不公不義。
示威遊行是激進的,是一個真相嗎?我知道,某學校的公民教育組,在今日的遊行上,組織了學生走上街頭;去年反高鐵的一個晚上,幾名來自不同學校的通識教師,不約而同地與學生留守到最後。近年近乎散步式的遊行,永遠不是一件激進或真正可怕得會被捕的事。
基本法第27條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我們做的,只是充分運用法律賦予我們的權利,對社會的未來承擔責任。我們常常當作超級市場的教協,一群校長、教師,也組織人們走上街頭。我們為著未來,合法行事,問心無愧,怕甚麼呢?我們需要的,是超越害怕影響找工作、害怕被騎劫、或純粹是懶惰的勇氣;我們需要的,是勇於對未來負上責任的、源自一個真誠的教育工作者內心的對未來的承擔。
為下一代創建更好的未來,工作不只在學校,更在於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政府是如何計劃將來。如果你從事教育是真的關注未來,那麼,除了在學校、在教育局,我們下一次的相遇,便應該在人潮湧湧的街頭。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