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3日星期六

民主派分裂後的下一著,與其說要團結,不如說要統戰!

(原載於輔仁媒體2012年6月23日)

康正:《民主派分裂後還有甚麼本錢?》
龍崎:《民主派分裂後還有甚麼本錢?去問民主黨民協吧!》


感謝龍崎君回應拙文,觀點貴在交流,鄙人甚有得著。龍崎君指所謂主流派難辭分裂民的責任,故然甚是。但就我的文章,我亦不妨提出大膽的建議,拋磚引玉。

龍崎君的想法仍是激進派的主流觀點:分裂的責任在民主黨民協,我們當除害而非勉強團結。但我們能跳出這個說法看嗎?我無意為民主黨民協辯護:當看見何某見完中聯辦回來又厚顏繼續力喊爭取盡快落實普選、見劉某自比昂山素姬、見馮某不左不右立場模糊,便不難理解大家的憤怒與指罵。

然而,早兩年五區公投時,在下曾有以下經驗:在街頭嗌咪,內容不外宣傳五區公投,並論及政改方案的不義。本來接單張的情況還可以,但只要當時提及民主黨和民協時不支持五區公投、與中共密室談判,民眾便「湊巧」地不接單張。及此兩年,一路以來,我們都只感到市民已對「泛民」的「內鬥」感到厭煩。華人社會素來有統一情結,並自小相信「三枝竹仔斷折難」,畢竟民主制度便自民命,如我們再內鬥,那結果只會令雙方支持者流失。

假若互相攻訐的結果是令雙方支持者流失,當中是否有可協調可取之中庸的空間?其實你不統一,坊間自將你統一起來。即便民主黨,亦有不知事者將其歸於「反對派好激進」之下。因此在這層面上,正因唇齒相依,主流派自不該再以大黨姿態指指點點(如前文所提自己先出三張超級區議會名單再說要協調),或小學雞式「你掟野、講粗口、好暴力,我唔同你玩。」但激進派又何能以「你呃人、你講大話、你出賣原則」去指罵?


統一戰線不等於統一思想


當然很多人不願意與民主黨民協等「團結」,但用字自會阻礙思考,不如換作泛民「統戰」又如何?世上總無人有相同想法,即便激進派內部亦觀點各異。統一戰線並不求統一思想,反是各懷鬼胎但共同抗敵。

香港人熟悉中共的統戰技倆,1946年國共互砍,中共便與當時被稱為第三勢力的中國民主同盟合作,文攻武衛,奪得江山;二戰時期,中英美蘇各懷鬼胎,但為保自家平安,亦合作對抗軸心國。統戰之義,自是先奪江山,再行清黨。如1950年代中國八大民主黨派被河蟹、二戰後美蘇方陷入長期冷戰。但時已太平,則再內鬥亦不改大局。

至起碼,刻下得統一戰線,爭取議席。一如本年立法會選舉,有根本勝算極低者,如民協許錦城、廖成利只求為馮檢基超級議席宣傳;如社民連在社運圈外知名度不高的黃浩銘;如人民力量慢必、袁彌明的過氣DJ和港姐組合;如民主黨只食六四老本的蔡耀昌。這種「而我不知道___是誰」的參選,主觀意願當然想奪得議席,或宣傳理念,但客觀上只有搶散民主派票源。民主派必須在這點互相協調:如民主黨想奪新東三席,結果攬住一齊死,何不讓路予范國威、張超雄?其他區分、其他黨派亦然。

當然,這想法太理想、太異常天開,不符政治人爭奪議席和發揚理念的本性,更不符輔仁總總編、同時亦是政黨核心成員的容樂其兄獨有創見的的「利益補償機制」(編按:完全不獨有:o) )。但其實正是為了利益,才得如此。為了長遠民主大局,或爭取民主化後的政黨利益。我們當務求民主派先有議席,加強地區宣傳,再無私(亦實自私)地協助別黨紮根(如已聲明不再參選的鄭家富協助新民主同盟和工黨),才能開拓票源、擴闊政治光譜。將6:4,變成7:3、8:2。

民主派的合作,或曰擴闊光譜,不靠棟篤笑、不靠單身美女攻勢、不靠網台街站,而要靠切實的地區工作並深入群眾宣傳理念。香港市民現實,單純利念未能打動人心。沒錯,民主黨二十年來沒有做到人民充權,致使民主運動毫無寸進。但這幾年激進派以理念宣傳,又何能深入民心?如不結合地區工作和理念,單憑蛇齋餅粽苟延殘喘,或街站網台空談政事,民主運動又如何拓展?但如維持六、四之比,再逐漸被中共吞噬,何不先行退讓,再圖後定?

中共聯合民主黨民協這次要敵人,去打擊激進派這主要敵人。然受中共統戰,只落得1950年代民主黨派領袖仕途不保,黨派消亡。六國破滅,弊在賂秦。民主黨民協亦當以此為鑑。強秦在外,何不合縱連橫,暫與激進派合流?這正如台灣的民進黨亦派系繁雜,但面對藍綠之爭,卻會統一起來,毫不退讓。蓋因大家深知,綠營的得勢,才能換來各派系最大利益。各方政黨成員,宜慎思之。


西遊記的重點在於師徒合力


龍崎君於文末引《西遊記》如此作喻:


「《西遊記》中孫悟空幾次預早發現敵人陰謀而被目光短淺又沒有法力唐三藏逐出取西經的旅程,但每次三藏因自己的愚蠢吃虧,又要悟空回歸收拾殘局救回幾師兄弟,故事的結局人所共知,你又認為如果孫悟空一走了知,唐三藏又能否與豬八戒和沙憎順利解決七七四十九劫,九九八十一難而到達天竺?」

其實悟空故然藝高人胆大,但過於衝動,難免常被師父責備;八戒貪杯好色,時有做錯被敵人利用,但懂得討好師父,深得信任,必要時亦恪守本份。沙憎可謂當中最沒用,但挑擔行李總少不了他去做。

西遊取得真經,不單純因悟空武藝高強,而是幾師徒雖偶有磨擦,但仍團結合作,正因悟空沒有一走了之。他們動機各異,但取經目標相同;雖互有不滿衝突,但為求到達目的地仍合作到底。在民主運動裡,自然各有看法,但當各司其職,在政治光譜上不同位置爭取支持。長久抗戰裡,自有貪圖穩定的八戒投敵、衝動的悟空走得太前被師父誤解,但面對滿途妖獸攔路,在史上最大的黑社會、野心家面前,如不合作,又如何抵達天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