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日星期一

六三,国慶?



十月一日注定是中國的國殤。



所謂63週年国庆,只是中共建政63週年。在63年前,連年征戰的共軍首長終以北京城為都,建立新的政權。

中國共產黨,早期只是共產國際的中國支部。當年史太林想操控王明,後又透過「彭朱毛」同志,發揮共產主義老大哥的影響力。外蒙、庫頁島、朝鮮,都是蘇聯發功的成果。蘇聯早期為維持其利益,只欲安撫蔣介石,毛澤東卻不停命令,發起內戰,才有今日的局面。

其實中國歷史上改朝換代,政權更替不是常事。始皇廢諸候設郡縣,是歷史的進步;此後2000餘年,至1911年君主制走入歷史墳墓,在戰亂中完成政治體制的初轉型,成為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歷史學家常說,民國時期是中國歷史上最難管治的時期。然而,蔣幫雖貪,中華民國卻以民主憲政為目標,那是國民黨獨裁中「可救」的所在。47年行憲便見於此。

49年於連年戰亂中成立的人民共和國,打著共產主義的旗號,卻是導致社會動亂的根源。從小農村的打土豪分田地,到全國性的土改、文革,社會不進則退。浪漫領袖的不斷革命論,只將中國人民和文化迫向死路。

翻著歷史書,每一頁都是血寫的歷史。至今不忘大躍進饑荒而死的三千萬人、不忘文革混亂十年間的倫理崩壞、禮樂失序、千萬人非正常死亡。還有1989年,天安門上為國家犠牲的大學生。

今日,在改革開放的高速公路上,城鄉矛盾、貧富矛盾日深,人權法治毫無保障、戶籍制使農民失去自由、上億民工飽受剝削。所謂社會主義中國,今日正走在資本主義中原始資本積累的道路。血淋淋的世界工廠,在黨天下的專制下只有對無產階級的宰制。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富者連田阡陌,貧無立錐之地。國富,但這條高速公路如不改道,最終仍是車毀人亡。

錢穆、牟宗三諸先生南下香港,只因共產主義是反文化和反人性的,會將中國文化和倫常撤底毀滅。言猶在耳,今日於那片土地上不見尊重、不見禮儀、不見中國。

世界上的國家不全都以建政日為國慶,如法國便將7月14日為國慶,紀念法國大革命;德國以10月3日兩德統一之日為國慶,中華民國亦以雙十辛亥革命當日為國慶(中華民國於1912年1月1日方宣告成立)。只有中共,才將中華民族的苦難定為國慶。在萬民之上的拿破崙,蔑視民眾的悲劇,又何只在農莊之中。

對黨裡尸位素餐的領袖而言是國慶,對天下萬民來說只是國殤。中共十八大在即,黨內鬥爭激烈,薄下了,江派上了,但背後的保守勢力、毛左勢力,在不正常的政治安排裡、在互相鬥爭間,中國又會往何處去?

共產黨的創黨領袖陳獨秀,晚年成為了民主社會主義者,他如是說:

「即令各國所謂『無產階級革命』出現了,而沒有民主製做官僚制的消毒素,也只是世界上出現了一些史大林式的官僚政權,殘暴、貪污、虛偽、欺騙、腐化、墮落,決不能創造甚麼社會主義,所謂『無產階級獨裁』,根本沒有這樣東西,即黨的獨裁,結果也只能是領袖獨裁。任何獨裁都和殘暴、蒙蔽、欺騙、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離的。」

社會主義注定是民主的,沒有民主的社會主義,甚麼也不是。沒有人民、沒有共和國的人民共和國,又是甚麼?

1949年的10月1日,是中國近代苦難的開端。

哪管是63年還是100年,愛國必先反共,是中華復國的前題。

明年六四国庆,中共又會如何?





相關文章

外星人:「何日是國慶」。輔仁媒體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9/30/20759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