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8日星期日

the means and the ends


今日教協主辦爭取小班請願,上週5000人聯署,今日大會公佈1200人出席,不知算多還是少,不過教育局近日推分化方案,教師本身又被動又忙,也算如此吧?

還是入正題。

==============================

第二年教書總感到「周身唔聚財」,當然邁進「死亡十一月」,工作接踵而來而使人透不過氣,但工作量大歸大,相比學生我還算悠閒的。

成績中下的補底,成績好的拔尖。從中一至中六,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溫習補課上堂OLE陷入無間地獄。

明明我已奮力無間踏進面前路,夢想中的彼岸為何還未到?

當然當年我曾經想教band3,就係想避免這麼一回事,我們稱之為「教育的異化」。「異化」也者,當然是事物本來的目標(ends)與手段(means)倒轉了。

the means and the ends。

正如資本主義裡,人與生產的關係異化。在現代社會的教育裡,教育也改變了。

成績是手段,學生的目標。

成績是目標,學生是手段?

到底讀聖賢書所謂何事,孟子說是「求其放心」(不是求其,是求「那個」「放走了」的「心」),西哲說解放理性。明明教育放著是以改變社會、提升人的理性為目標,爭取成績是手段。

結果爭取成績變成目標,人理性與否、德行與否反不再重要了。其實如此陋習,人們抨擊多年,但在惡性競爭下,仍然樂此不彼的加時加時再加時。

大佬踢波加時都累啦,何況由中一開始加操加操再加操?

到底教育的目標怎樣,老師的想法怎樣,抑或學校管理的想法怎樣?又或者,其實教育局也是一樣。

只要加操,交到數俾老闆,學生多功課,始終是學生的事。
只要加操,出黎個成績見得人,學生辛苦也是少不免。
只要照推垃圾教育政策,幫政府慳到錢,小班唔小班教師壓力大小都唔重要了。

到底甚麼是目標、甚麼是手段?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