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日星期六

通識真正教人的事

(原載於輔仁媒體2013年3月2日)

(回應健吾:《通識教人的事》


健吾早前在雜誌刊登這篇文章,其實提出了一些不同人說了好多年的觀點。只是從一個成績只有4的「J同學」閒聊,而得出「通識科是失敗的」和「香港的公共教育系統,毀掉了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難免太以偏概全,更難免令我輩心有戚戚。

太技術的問題不說,值得關心和澄清的是,「通識」真的是「沒有對,沒有錯」、教人難以判斷是非嗎?

「其實,通識要合格一D都唔難架。」J同學喝著啤酒,對我說:「拿,條問題呢,就一定係有正反兩面既。佢地而家咁既狀態,一定唔可以話答贊成就畀分,反對就唔畀。佢地一定贊成同反對既答案,都要畀分。所以呢,如果你寫果陣,就列齊返Dpoints,之後寫果陣,就寫First of all/Secondly/Thirdly……,之後有個總結,個conclusion你夾返自己講左幾多個贊成個point,幾多個反對既point,咁最後你就係開始同埋結尾度話你agree或者disagree in a large extent,咁咪得囉。」

…「你冇計架喎。而家佢一定係將所有野都講到呢,左邊睇呢就睇到D好處,右邊睇呢就睇到D壞處喎,咁所有事情呢,都係冇對錯既。」J同學說。

與幾位在不同學校任教的同工閒聊,都一致得出J同學「學藝不精」的結論,也當然只能拿到4級了。當然,在後現代的社會,常陷入道德相對主義的謎思。但只要多暸解,便不難發現,通識科的設計,更強調讓學生表達立場,才是「摘星」的王道!


重點在立場:「駁論」的技巧

「左邊睇到D好處,右邊睇到D壞處,咁所有事情都係冇對錯既」這一說法,這幾年已有多番討論。甚至許寶強教授也曾撰文討論這種「各打五十大板」的問題。事實上,這種評論題,只是通識科考試的其中一種題型。而更重要的是,評論題更強調的不是立場糢糊,而是有理有節地講解自己的論點!

試讓我們以今年考試局的練習卷的第3(b)題為例,「高中通識教育課程的開展會提升青年人對香港社區事務的參與程度。」你在多大程度上 同意這看法?解釋你的答案。

在考試局的評改參考第8頁中,可見在8分的題目,如果未能清楚表明立場或前後矛盾,實際上最多只有2分。而在更高分的的準則中,「清楚表明立場」都是第一項要求。

實際上,幾乎所有對課程有暸解的通識老師,都知道「駁論」是重要的。不如J同學所指「幾多個贊成個point,幾多個反對既point」就算,而係我們要如何去駁倒「反對既point」。

8分的樣本裡,可以看見同學有以下陳述:「有人說通識科課程只是書本上的教導,青年人學習後未必會有決心動力參與社會事務。但是通識科所教包含批判思維及令青年人更了解香港…」

這種針對對方觀點的駁斥,以擊破對方而建立自己論點的思考模式,才是通識科評論題的核心所在。


沒有對錯的犬儒


沒錯,我們去思考不同持份者的觀點、思考不同角度的看法,但正如近年香港的討論裡,「理解」是否等於「包容」?

一般的課堂上常有的討論,如以港珠澳大橋事件思考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法治程序之間的爭論。我們不難去理解,經濟發展、環境、法律程序三方面也是重要的。但要如何在不同的角度間取捨,則視乎我們自己用甚麼觀點去看。而考試所重視的,正正是我們去表達自己從甚麼原則和價值觀中去取捨。那麼,在駁論裡,我們更要強調法治的程序公義凌駕於經濟、環保比經濟更重要的觀點。

正如,我們都能理解中共要維護政權,便要打壓異見。但「理解」,代表我們能「包容」種種反人權行為嗎?如果要說反對其打壓異見行為,則要更清楚說明基於民主和天賦人權的原則,我們絕對不能接受。

通識科裡,要帶出立場,比甚麼都重要。


知識、技能與態度


教育界有所謂「ASK」。態度(Attitude)、技能(Skills)、知識(Knowledge)是完善課堂的一個目標。

分析議題需要知識,「切身處地思考各方立場」是技能,則「先理解各方觀點才加以評論」便是做人應有的態度。

理解不等於認同,認同也不等於要無條件接受。只是走在這個講求速食、不假思索而又躁進的世代,難道我們不是更早要提醒青少年不要以偏概全,要全面理性地思考嗎?

繁忙的課業、緊張的社會、稚嫩的學生,我們當然不能要求中學生像各方同志般陳述有序、有理有節。但哪怕只種下一點點批判性,也是通識科的成功了。


延伸閱讀


葉一知老師:《希望你會跟我一起撐通識》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