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2日星期四

教育的樂趣總在課後

(原載《主場新聞》http://thehousenews.com/society/教育的樂趣總在課後/ )

與學生真正相處,往往是在課後。而自己總認為,做教師最有意義的生活,也是在課後。
教師總幻想自己是孔子或是蘇格拉底,對學生諄諄善誘,帶領反思,亦帶領成長。然而可惜今日的教育制度,卻沒有給我們空間。我們趕著公開試、趕著講考試技巧、將成績表奉為圭皋。課堂之上,對著數十個學生,雖侃侃而談,但談的都是教學內容、趕課程,真正能討論性情、價值的機會不多。或有個別機會借題發揮講做人、講一些與關懷與弱勢有關的小故事與大道理,但同學總很少回應,或怕同學嘲諷、或是已被課堂內容沖得頭昏腦脹,無餘力接收。
走到第三年的教育生涯,常感教育的樂趣在於課後,在於那大家都能稍事休息的一刻,聽同學們的小故事。有關家庭、有關戀愛,嘗試體會、嘗試分憂。我常選擇課後,在校園各處抓著同學閒聊:看同學簌然落淚聽家中的困苦、與同學不無感慨地談戀愛的困局、聽他們談讀書的壓力、和他們講教育的意義。說面對公開試的無力感、說家庭的期望壓力、說學習的沒趣與苦悶。
記得那一次課外活動的空閒間,我們仰望藍天,閒聊社會的公義、說馬丁路德金的故事、說關注社會貧困的一群、說我們能為社會的未來肩負甚麼、改變甚麼、付出甚麼。而這種種,都不能在課程的框框中找到。
教育改革要求我們追數據、追成績,將教育量化。但如果相信我們在做的是心靈工作,仍堅持自己當做青年導師,那教師除了做好教學外,也要關心課後。在理性化的浪潮裡,要堅持扶助成長的工作、堅持燃亮生命的工作,變得更困難,亦更為重要。
教學工作越來越忙,與學生相處的時間只有無奈減少。但間或稍夜的時間,在痛痛快快的閒聊過後,我疲累回到辦工桌前,看著堆積如山的工作,精神疲累,但心靈卻飽足。
作者簡介:通識科教師,中文大學教育碩士生。相信教育在培養批判視野和生命的交流。思考逃出「只有考試」的困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