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日星期三

元旦遊行的那些人和事

排名按重要程度分先後

1. 行到灣仔,經過佔中攤位。見到陳健民老師,其實好感動。
大學三年,其實老師對自己影響好深。由Yr1intro Soc,到私下同佢傾政治同公民社會,到Yr3上民主與社會認認真真學民主理論,對自己有好大既影響(特別係Yr3始轉向溫和派)
記得Yr1時同老師閒聊,講起投身學術係一種感召,但大家多少有種傳統中國士大夫既精神,就係知識份子經國濟世既精神。或者多少就係呢一句,令本身已係大中華膠既自己當年認真考慮走學術研究之途(亦因此Yr3寫篇領匯thesis時被教授話我似做policy advocacy多過academic research),同埋走上政治社運之路。甚至,其實因此改變左自己既人生。
呢一年見老師親自上戰場,同樣因一個感召,肩負上民主運動既呢個關鍵責任,實踐自己既理念。百感交陳,只能盡微薄力量做一點點事。

2. 每次遊行最令我感到唔開心既,其實唔係唱K和理非非,而係真正既花生友。
真正既花生友唔係響網上做鍵盤戰士或者食花生等睇戲,而係響遊行道上,每次總會響街響天橋見到有堆人棟響度睇唔知做乜。今日經過工展會門外猶感如此。
其實民主不是一日爭取得到,也不是一小撮人去做。但每次見到在馬路兩旁的花生友,總是心有戚戚。
香港你無份的嗎?

3. 其實每次遊行都係一次好有趣既經歷。記得第一次遊行,應該係2006年七一,跟高登同網政廿一,亦都係我親自參與既起點。而07年,我好清楚記得我係無去既。至於點解係網政廿一,係因為當時高登個帶隊人翻版洪卓立既Stephen疑似俾網政條女吸引到。當年當然滿腔熱血,幫手抽網政廿一既大Banner,一路嗌口號聲都沙晒,然後汗流浹背咁響舊政總和平離開。
然後08年開始做左幾年街站,先係社記,舊年元旦係華人民主書院。然後前年同舊年七一先開始跟返隊。一路沿路,發現當年一條友恰下恰下,到而家其實好多做街站既義工都係識既。政黨同民間團體,激進派同溫和派,其實呢個圈真係好細。
(當然因為懶得唱K集會而自己又唔會留夜食花生意圖佔馬路既關係,到左遮打道我就走左。)

4. 跟「有原罪」的教協遊行,總會發生趣事。例如,經過人力檔口,有兩個義工開始嗌「教協喎!張文光喎!」,然後陳偉業一直望住我地條Banner,到就快離開檔口範圍,先開始嗌「拿有D偽民主派呢
然後,是蘭花系。未到之前已經在問候老母,見到教協Banner,直接開波,有個男人衝到張文光前面不停重覆問候佢母親。
其實禍不及妻兒,問候張文光咪算,做乜講埋人地母親呢。
其實遊行既事,大家目標一致,不外乎倒梁爭普選。我永遠話,政治紛爭、公民提名討論留返平日,呢D時候唔窗口向外,都係浪費緊大家時間。仲要追住人問候人地母親,又真係無風度兼傷人。
不過到遮打道時原來又有人「恭候」緊後面白鴿黨既蔡狗,仲一路嗌「民主黨、賣香港」同「蔡耀昌、落地獄」,而迫令蔡狗逃走。FACEBOOK有人話蔡狗唔肯面對市民,其實如果佢冷靜同你講覺得佢無錯,唔通就收隊放過佢咩。

5. 中途行行下見到麥業成同個朋友兩條友孤伶伶響度行。由泛藍,到社記,到人力,到泛藍,到今日唔開檔,見到佢都有少少傷心。我仲好有心咁問佢「麥生今年唔開檔啦?」而令佢好尷尬咁唔知點答我。
結果佢都好客氣咁話我拎住條教協BANNER設計幾靚 (其實淨係得字好簡約風)
另外今年唔見教主,反而見到甄燊港出黎嗌咪成個教主咁既樣同o個個喉沙風格。
不過其實要觀察香港既政治氣候,遊行街站真係好值得研究。咩人、咩團體、幾多檔、籌幾錢,可以反映到好多野。

6. 某創辦時好似自稱中學生組織,今年依然氣勢如虹開左三四五個街站,D妹妹真係幾靚(無圖)。特別留意其中一站,一個應該已經Year2既高幹嗌咪,其實唔係中學生組織咩?(btw查閱網頁簡介只寫「九十後學生組織」)

7. 遊行期間聽過兩次「民主會戰勝歸來」,我一路以為唱錯歌詞。硬係覺得唔順耳,一日都係區諾軒既錯。(參考資料:http://www.youtube.com/watch?v=8yqYsDdDByQ)


8. 起行時附近有個阿叔揹住大聲公,一路直播緊大會嗌咪,都無為意。行行下變左民主黨內容,再行行下變左學民,唔知佢個channel點校,竟然行到邊收到邊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