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6日星期三

1984



        真理部已經為遷入香港部署,一切沒甚麼好說的。想過寫一點認真的文章,但筆桿太沉重;抽水又太涼薄。

        大學時對政治不算太感興趣,選修了毛姨姨的大學通識課,說,「你睇西片啲主角俾政府或者大財團迫害,就多數去搵BBC。因為傳媒係獨立於政治以外嘅第四權。」

        現實中傳媒當然不一定真正中立,資本主義社會中,媒體難免受財閥和政治因素左右。然而在一個自由社會中,傳媒仍盡可能做到監察政府的角色。

        2013年底,中國政府要求記者更新記者證時,必須接受培訓和考核,內容以國家廣電總局的《新聞記者培訓教材》為準。同月人民日報發表中國社科院院長的文章,強調要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有少數記者略為反對,半推半就,也就沒有那回事了。畢竟新聞仍需為社會主義旗幟服務,而筆桿仍需為填充肚子服務。

        香港也大抵也是如此吧。真理部每天悄悄把行裝搬進香港,哪天把修正歷史的管道舖好,一切就大功告成。這十年,如果說鄭經翰、黎智英、李慧玲尚算直接批評政府而被封咪,那劉進圖呢?

        最可怕的是,市民-包括我-也已習以為常,其實我已經連憤怒和悲痛的力氣和情緒都沒有了。在FACEBOOK社運圈以外的人,好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1984尚且要BIG BROTHERWATCHING,香港?其實連監控的手段也不需要。

        畢竟,食你唔飽、餓你唔死,只有秀才做反,其他人貼貼服服搵食消費。這套技倆,中國人玩了上千年。而在這個經濟城市,縱使說甚麼英殖遺風普世價值勇武抗爭,也只有說說。

(網上整理資料)
2004年,商台兩個最受歡迎的主持鄭經翰黃毓民被封
2011
11月,香港電台踢走吳志森
2012
11月,鄭經翰「被商業糾紛」被迫離開DBC,股東黃楚標說西環不喜歡李慧玲的錄音公開
2013
3月,唐英年在電視辯論上直指梁振英曾在行會建議以發牌整治商台
2013
3月,梁振英上台
2013
3月,中共中央廳頒發9號文件,指「仇華西方勢力及國內異見份子,仍不斷在滲透國內的意識形態領域,以敏感議題製造混亂,挑起對黨及政府的不滿情緒。」
2013
6月,陽光時務老闆陳平下班時被毒打
2013
6月,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家門被刑毀和放斧頭恐嚇
2013
6-7月,蘋果日報被縱火
2013
7月,AM730老闆施永清被黑漢截停座駕用鐵鎚敲破車窗
2013
9月,主場新聞被網絡攻擊
2013
10月,出版社老闆姚文田,在出版余杰新書《中國教父習近平》之前被誘騙到深圳被捕
2014
1月,施永清指AM730被抽廣告
2014
1月,明報總編輯換人,換成作風保守的馬來西亞傳媒人
2014
2月,商台李慧玲突然被炒,她指有梁振英身邊人提醒她要「小心份工」
2014
2月,剛「被升職」的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