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6日星期日

教育界的寒冬來臨前,草談學界「紅人」

        繼明報、AM730、蘋果和信報評論後,李慧玲也失陷了。箇中到底是勞資矛盾抑或是打壓?這幾天眾多分析,但結果區區相信還是「三個字:不言而喻」。自689上任後,香港確實變得不宜人了,這幾天天氣比俄羅斯還要寒冷,確實在呼應香港堪比羅剎國更偽民主的一天快要到了。

        傳媒以後,會是甚麼?可以預見,政府下一步要回到的就是教育了。畢竟,教育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國家機器」,本就有管制意識形態的作用。2011年時任人大委員長的吳邦國已提出「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的「五不搞」,及後又中央又向高校教師下達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的「七不講」禁令,已知習總上台後對重新抓緊思想的決心。早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因在支持許志永的抗議書上簽名而被解雇、上月蘇州一名支持新公民運動的高中語文教師袁雪成在課堂上談論許志永,被學校借故解雇。那麼接下來,自2012年國民教育一役小勝後,香港已注定不能獨善其身。故此先在被禁聲之前,草草談一些區區知道的學界「紅人」,提防提防。

        對中央來說,香港的教育從來是一重要陣地。例子隨手拈來:前新華社副社長、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秘書長毛鈞年,於政界聲名鵲起前便是普通中學教師;大紫荊勳賢、歷任港區人大代表及基本法委員會的吳康民,以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先後任培僑中學校長、校監;民建聯成員、工聯會前黃大仙區議員林文輝,本為勞工子弟中學物理科教師,2011年轉區讓路陳婉嫻落敗而離任區議員後回校轉職校長室秘書,頗有點不以教學為專業的意味(有趣的是,曾有勞校校友表示,與林慧思同為「林老師」,「林老師」任區議員時幾乎從不返校,頗「筍工」,真同人不同命)

        諸如國民教育獨立成科和大陸交流團等其實都屬明刀明槍的,近年政府對教育界的滲透或控制,公眾少關注但學界卻暗地心驚:去年愛港力和建制派對林慧思洶湧而出的打壓和狙擊,已暗暗使同工在參與社會運動裡加以提防;通識科公開試討論拉布和六四燭光晚會與國民身份認同的議題,雖然當中沒有問及政治立場、也從不是評分考量,但中聯辦契女梁美芬卻藉故狙擊通識科,認為應取消政治議題討論,且應公開評卷員身份以示評改中立,圖以政治中立為理由,弱化通識科對社會政治議題的批判性,當中自毫無教育學理可言;在林慧思事件後,愛港力亦要求教育局下令教師須向任教學校申報所屬政黨,謂「保持學校政治中立」云云。隱隱然一股白色恐怖之風。

使同工更感詫異的是,在通識學界頗負盛名的香島中學副校長、時任教聯會副主席(現已轉任主席)鄧飛,卻竟亦在報章撰文指通識科討論政治過深、「揠苗助長」,暗示不應討論時事,並且要求「考評局和教育局破例行事,把通識教育科課程委員會、科目委員會、審題委員會、資深閱卷員、大學學術支援等所有參與修訂課程、審擬試題和決定評卷指引的各方人等公布之」!1其實以鄧公對通識科的認識和貢獻而言,不少同工都覺此舉「好難睇」。箇中是真心抑或另有考慮,不得而知。

        「統一戰線」作為「黨的法寶」,當然要攏絡各方勢力。李思傿雖然身為梁美芬顧問已露底,但其「油尖旺家長教師會聯會」的身份仍常以家長身份侃侃而談,而政府的XX區家長教師會聯會,以及力撐吳克儉推國民教育的「十八區家長教師會聯會」,都是由政府家校合作委員會主導,卻以家長身份存在的。另一方面,說教育界當然不少得校長。過往明報已發現中聯辦涉足教育界,且與幾個校長會深入聯繫,為校長找贊助、辦內地團,以及為會員舉辦各種聯誼文娛活動等。但同時,中聯辦官員會以校長會顧問身份出席會議。當中新界校長會會長郭志雄,便於去年獲特區政府頒「榮譽勳章」。當中有沒有交易?不得而知。此外校長成為委任議員亦不鮮見,以今屆區議會為例,葵青區林翠玲是教聯會理事;黃大仙區莫仲輝,其所屬東九龍居民委員會為九龍社團聯會屬會;深水埗區黃頌良為九龍社團聯會成員,也是梁美芬西九新動力成員……說他們被委任為議員,有人相信單純是因為他們對社區和教育的貢獻嗎?

        統戰家長和校長,加上教育局掌控教育方針和行政資源,已抓緊了整個教育界的命脈。其後當然要鋪下天羅地網,抓緊前線教師和學生了。在大專界,自有大專學生協會,連交職典能都有中聯辦官員主禮。中學生獲選為傑出學生的,不知不覺間進入建制者亦不鮮見。一名傑出學生曾透露,雖然只是一個中學生組織,但聚餐中竟能邀得時任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感覺便不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組織了。

        教師當中,教聯會的親中立場,已是常識。但不得不提「新一代文化協會」,區區大專時,已知此會舉辦多個廉價交流團,甚至以與國家領導會面對談為賣點。成為教師後,更見此會年年舉辦教師和學生的交流團,當中不少獲教育局撥款優質教育基金資助。其中每年一、兩次的清華交流團,賣點是「成為清華校友」,清華大學是中國著名學府,也堪稱「紅色工程師的搖籃」,只須二、三千元加五、六日課程,便能成為清華校友,並加入清華校友會、出席各種活動,滿足了不少貪圖虛榮和廉價旅行團的同工。其旗下的「通識教育協會」,會長為新一代文化協會總幹事,顧問有范徐麗泰和葉國華,更無需多談了。此外學界亦有「香港通識教育會」,在行內是知名大機構,有名師分析、也多發教材和舉辦研討會,每次分享會都座無虛席。雖然除了在立法會選舉為教評會何漢權拉票,以及舉辦模擬試時和應梁美芬要求評卷員申報政治立場外,沒有甚麼動作,但其會長是愛國組織「香港升旗隊總會」副會長兼總監許振隆老師,仍是令區區暗暗警惕。

草草羅列一些香港教育界「紅人」,其實行家們早已心知。在公眾的視線以外,有更多事在暗中發生。教育界的寒冬,仍未到來,但看習總和689的作風,當然預料將會變本加厲,加速融合。現刻未能想像會以甚麼方式到來,但有心的教育界同工和市民仍須警惕。


1. 鄧飛兩文分別為「與其年年拷問,不如公開人事」 (星島日報)揠苗助長的通識科政治教育 (大公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