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5日星期一

杏壇新人

(刊於631期教協報)
新欄名「杏檀新知」,友人笑言抄三色台舊節目「婦女新姿」,實是巧合。真要說的倒是杏壇新人們的故事。
身邊不少年輕教師,步上講壇,滿腔理想,可是現實常是諷刺地不如人意。友人甲君在馬料水大學畢業,持通識科教育文憑,懂電腦、持有領隊執照,一心入行。第一年只能找到一份教學助理工作,月薪一萬。除了要準備教材,也要協助帶遊學團和教學。上司見他是能人、態度也勤奮專注,結果第一年結束,學校津貼用完,不獲續約。
友人乙君比較好運,雙學制重疊那年找到一個CM教席,可能因為年輕,頗受學生歡迎。而乙君表現也好,學校還有餘錢,以合約方式保住教席。然而學校正在縮班重災區,已預視未來兩年將不獲續約。
我常想,年輕教師面對諸種問題,有一些問題可能不在他們自己身上。其實教育界有沒有給他機會?我不知道。我只知政府沒有給教育機會。隨著新學制開展,學校需要的人手越來越多,但政府放出的人手編制卻不增反減。
我們想要甚麼樣的教育?而教育當局是幫助我們,抑或自說自話?
(作者為教協理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