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日星期三

誰明我有理想敢去堅持

晚上十時半,隊尾接近太古廣場

      多年開街站的經驗,從沒見過隊伍如此川流不息。警察公佈92,000人「維園出發」,是玩弄語言偽術,也是試圖欺騙沒參與遊行的市民。

       二時半我在鵝頸橋街站準備,在臉書上知道天后、銅鑼灣地鐵站已經迫爆,發現市民從灣仔方向過來,與遊行大隊會合後,又從銅鑼灣方向折返。這群人,不在「維園出發」內。三時許電話一路接到訊息,是相約同行的友人約在希慎插隊,這些人,都不在「維園出發」內。

       但「維園出發」有何意義?除了讓政府玩弄語言偽術外,根本毫無價值。再講甚麼數字,其實抵不過一個又一個公民,流著汗、滴著淚,在風雨中堅持繼續前行。抵不過我們胼手胝足,一步一腳印,從維園等待,用六、七小時走出自己反對政府專橫的心聲。張開眼睛,看見人頭湧湧的街道,92,000,讓政府自我欺騙,卻掩不過真相與良知。

       街站的所見,是更多人帶著自己的訴求走上街頭。看見過往不少不參與遊行的朋友,第一次走出來、第一次協助公民運動的街站、第一次帶著訴求表達不滿、第一次牽著母親一同爭取公義。我們日常擦身而過,相對陌生無言。但這些稀客、新人,無論是否從維園出發的92,000人,都成為我們交換著汗水的同志。成為51萬之一。

       在街站,我第一次看見,隊伍竟長得直至十點仍不見隊尾。相比起留守遮打與政府總部的義士,我們只用腳步,也許略顯溫吞。但當我隨隊尾走到中環時,在中環的黑夜中,竟不再看見日常的車水馬龍與資本世界,而看見了改變的點點星火。

      「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義士的呼號響徹中環,也將成為香港新公民運動的里程碑。

        一首「社運歌」,是這樣的:


誰明我有理想敢去堅持,強權暴力絕不可遏止,
抱緊自信爭取公義,讓自由人權成重要事。
來挽我手走上征途,同行何懼怕風正高,
決不會再等敵人憐憫,難做到更要做到!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