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星期四

「識得教,一定係咁教」之反轉藝術館

(將刊載主場新聞「教育工作關注組」頁-未待刊出主場已結束,後轉載於852郵報)

      有美國教育學者提倡「反轉教室」,我就說不妨「反轉藝術館」。早前受某對小兄妹(或小姊弟)啟發,見其家長倣效前朝當奴的「積極不干預」教仔政策。藝術館中,望住小朋友自由奔放,視展廳如無人之境。自己雖從事教育,都慨嘆「識得教,一定係咁教」。

且說早前附庸風雅逛藝術館,參觀「巴黎.丹青:二十世紀中國畫家展」,湊巧遇上導賞時段,同行是一家四口,父母和兩個小朋友。「帶仔女參觀藝術館」我心諗,「都幾好教養呀。」結果上到樓,才是喜劇的開端。

甫上到展館的「導言」部份,母親便一馬當先把小朋友拉上前,衝去展版。「使唔使咁急。」然後,看見母親指著展版上的「Paris」,問小朋友「識唔識呢個咩字?」又指一指「法國」,「知唔知喺邊?」

      母親如此重視子女教育,還有走到畢加索的介紹前叫小朋友記住「Picasso」。果然不放過任何教仔機會。然後,小朋友開始見悶,就不停把玩手上玩具,「回力車」的發條聲「咔-咻~」傳出,如此著重教仔的父母竟卻沒有阻止。後來,小朋友撲向吳冠中的名畫(而父母只重覆導賞姐姐講的「點、線、面」三個字)、又拍打展品櫃的玻璃,父母依舊不理,導賞姐姐亦沒他好氣。唯有勞煩我等「厚多士」的人客出聲,父母才有所知覺收斂,收走小朋友玩具。但導賞完畢,又帶小朋友去別的展館「教育」去也。似沒有嚴厲「指導」小朋友,反而一家繼續樂也融融。我真係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學校出入,自然見唔少「無大無細」的小朋友。但在路邊,偶與年輕人碰撞,亦不見一聲「Sorry」、少聽一句「唔該」;於地鐵車廂見小朋友奔跑咆哮。是小朋友錯,抑或父母有錯?

以前父母教落,「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我讀得書少」除了「你唔好呃我」之外,常附帶「但我地做人正直、有禮貌、講道理」,成為七、八十年代電視劇的勸世良言。不過今日,似乎大家只知「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除了學問,似乎一概不曉。

曾經在一間茶餐廳,見一目測若五、六歲小朋友一路玩電話,母親一路用湯匙塞飯入佢口。「食快啲啦趕時間呀」,小朋友繼續自顧自玩-如果在我們小時候,一早被阿媽打到飛起。今人有事無事就塞部iPad俾小朋友,似乎就能鍛練出教主喬布斯;咁不如試試塞隻蕉俾小朋友,試下會否教出立法會議員。至於玻璃杯,就會進化出黃毓民或周柏豪囉。父母將iPad塞俾小朋友當然疲累中避免纏擾,但如此教是否好事?相信是不言而喻。

       教仔如何教,我自問人生閱歷少,實在不敢亂講。但如果我們對下一代要求只係知識要豐富,卻不去做好德育、公民意識,其實是否要反思,我們的社會出了甚麼問題?

小朋友撲向吳冠中《竹林後的稻田》,圖出自香港政府網頁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