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6日星期一

讓愛與和平佔領……

(刊於632期教協報)
截稿前夕,教育局局長放話說教師不宜在學校與學生談「佔中」,否則如學生犯法,學校可能要負上刑事責任。課堂裡中立地說佔領中環,自是一件秉持專業該做之事。其實吳克儉既不相信老師有專業的角色與能力,又何苦做這個局長與老師們苦苦糾纏?
其實「佔領中環」,全名是「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愛與和平,除了中環,還可以佔領甚麼?記得一個晚上,陳健民老師在一次與社會學校友分享的講座中說,愛與和平要佔領的,其實還有我們的心房。
我們相信長久的愛與和平,在於社會的未來是如何看這個世界,也在這個世界如何對待他們。所以我們投身教育,誠惶誠恐,培育一棵一棵的小樹苗;所以我們要親身迎擊社會不公不義的制度,更要挑戰盲目自利的所謂權貴。只有如此,才能讓下一代安居。
佔領中環,其實更要佔領中環價值。我們看香港社會的急功近利,我們看為了所謂發展而犧牲的老弱社群、我們看錢所能買到和買不到的東西。老人為了安老院而向立法會議員下跪,農民為了興建一條鐵路而被滅村毀業,家庭為了安居而營營役役,最終又有誰得益?
局長說教師不可教唆學生佔中,其實佔中又何需教唆?當我們中立地去展示真相,當學生成長,懂得批判、懂得銳利地洞察今日政治制度對人的壓迫。他日,即使他們不走在中環的街頭,也終會在公義和愛的路上與我們相遇。
就讓愛與和平佔領我們的教育,佔領我們的課堂。
(作者為教協理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