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9日星期二

公正

(將刊於649期教協報)

第一年做老師時,發生了一件至今難忘的事。那時教一班中四,兩個女生上課不甚專心,經常在聊天、做其他科功課甚至剪貼紙相做小手工裝飾筆記本。終於有天幾次警告後,一怒之下要學生罰抄。

以為「俾個下馬威」,豈料兩個小女生沒有道歉求情,而是鐵青著臉,把好幾頁課文抄一次。第二天,抄五次。第三天,還再抄。繃緊的臉,教我這個新手心知不妙,最後只好投降,去找這兩個女孩子交談。得來的回覆是:「阿邊個都上堂傾計遊魂又唔見你鬧佢哋罰佢哋,你偏心。」

當然暗叫冤枉-偏心也算偏心沒錯,是偏在「阿邊個」本身懶散,所以也多少有意無意疏於管教;兩個小女孩卻是可造之材,才對她們要求更高。後來只有認真道歉,也一直銘記警惕。

在馬料水大學教育學院時,老師常說,做老師要公正,「執法」要一致,才能得到學生的尊重。近日港鐵不容學生帶樂器入閘,卻被拍得縱容上水走私客借港鐵將一箱一箱堆壘成人高的貨物送到羅湖,又有人將床褥雪櫃等送上車。

律政司近日加緊檢控參與社會運動的市民,但「暗角七警」仍停職支薪消遙法外、以警棍作「手臂的延伸」的警司朱經緯,得提早退休,避過警察投訴科調查之外,亦未被檢控。

對學生公平是老師的基本條件,對市民公平是政府的基本條件,但如此基本卻總是被有意無意、因各種主觀因素而被遺忘。那兩名小女生畢業時,我送給她們一張小卡,提及這件事。後來見面時,她們說,其實早已忘記了。


但是,市民對政府的怨懣,就不是這麼簡單能忘記吧?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