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7日星期二

喚醒平等,擁抱不一樣

(出自651期教協報)




2012年藝人黃耀明、何韻詩、新任立法會議員陳志全相繼出櫃後,香港社會對於性小眾的討論愈熾,特別是近年冰島、盧森堡總理都是同志甚至帶其伴侶外訪,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又裁定同志婚姻適用全國等新聞,都為香港的性小眾打了強心針。近年愈來愈多性小眾敢於走出來爭取權益,有人鼓舞,亦有人慨嘆傷風敗德世道淪亡,總是糾纏不休。
偶爾想,在學校的同志,又面臨甚麼處境呢?根據調查,八成受訪中學生同志被同學知道性傾向後,遭嘲笑、排斥、性騷擾等傷害,當中卻只有一半敢向老師求助。又據聞曾有老師接獲學生求助,同學懷疑自己是男同志,雖然老師思想開放,但礙於任職於教會學校,考慮到教席難求,只能無奈地不與學生討論和輔導。
雖然1997年和2008年的政府公民教育文件中,都有提出尊重和欣賞多元性傾向,但在許多學校裡卻仍是不能觸碰的禁區。畢竟,我們都希望學校是「純潔的」,不欲與道德爭議沾邊,但在陽光照不到的暗角,以為躲避了,但「性小眾」學生依然存在。
面對學生的困惑,是尊重性小眾學生的想法,抑或嘗試「拗直治療」?社會和學校討論不休,政府更沒有探討更基進的性教育內容和策略。結果針對同志學生的輔導策略,成為香港教育政策的一個缺口,「不為」變相成為壓迫,學生也最終得不到尊重和幫助。
教育上我們常談尊重多元價值,但現實裡,我們很少真的接受多元,更往往成為主流霸權的幫兇。本月初的香港同志遊行(Gay Pride Parade),主題為「喚醒平等,擁抱不一樣」,但這尊重多元、擁抱小眾的理想,似乎仍然很遠。
(作者為教協理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