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9日星期二

熊本十四天.第一至三日



        且說千里迢迢到熊本,目標是上通YMCA的夏季日語課程。主要如張博士話齋,「有錢唔係咁嘥」,不過反正人懶兼財多,就浪費一下吧。

        決定到熊本來有幾個原因,當然很多人以為是熊本熊 (學生曰「咪俾我批中你去J熊本熊之嘛邊度係讀書」),但主要原因其實係只有熊本有兩星期COURSE時間合適。其他不然未放假,不然已開工,如廣島,或京阪的三星期或超貴。過去來過九州,印象還不錯。所以到熊本來。

        其實問題是,近幾年學日文、多來旅遊,和開始跟張博士看一點日本研究的書後,對日本的「想像」當然是有點不同。旅行觀光食好西總是美的,走馬看花總不見真象。所以還是決定十日八日也來住一住。熊本當然不是很典型的日本城市,但聊勝於無。

        所以這幾天腳有力的話都在步行,走進小巷的拉麵店、後街的便當店,道旁的小模型店,就四處探訪著。吉野家和長崎雜菜麵店,孤獨的大叔自個吃飯,串燒店中還見大叔自己飲悶酒。旅行看不見,卻是另一種面相。

        然後還因為不用趕行程感覺悠閒得發荒。

地震
地震的關係吧,街上沒有見到遊客。三天下來,沒有聽過普通話國語,也只是在商店街和景點見過兩團香港客。貼滿中文的藥妝店,也是門可羅雀。

四處都在維修,熊本城故然是,水前寺的出水神社,和商店街中的不少店舖也搭上棚維修中。包括自己要找的日文學校其實也找不到。市內四處貼著「がんばるばい(加油啊!)、「負けんばい」(不要輸啊!)「ばい」是熊本方言,也是滿滿的親切感。商店街促銷,也推出「應援價」。電車裡、街道旁,貼著各種地震後賠償資訊,報紙也在報導復興進度。整個城市就在地震的復興當中。

自己讀的課程就是,暑假三期課程,看照片上一期也很少人。自己這一期,原本課程寫明是三至十二人一班,三人以下不開班。結果自己的中班只有自己一人,另一班初班只有台灣人四人。問過學校的上海人職員,他說其實一直如此。不過聽台灣人同學說,老師說了因為地震所以今年少人了。當然我付了班費卻一對一其實是賺了。

        其實熊本不是旅遊城市,除了熊本城沒有甚麼旅遊景點,冬天沒有人去天草看海豚,阿蘇火山又長期不開放。這幾年因為熊本熊才突然知名度大噪,如此一震,則整個熊本縣要不知多久才能恢復吧。

鄉下

        熊本其實是城市,但遠離京師,早已是「鄉下」地區。大概是大陸二線城市的級數吧,在市內走過,也有點「台中感」。平房小樓、離開商店街就寥落。道旁有高中生踩單車經過,膚色黝黑、剪陸軍裝女生小眼樸素,就是沒有京阪神的大都城感。

市電遙遙晃晃的離開市中心區,房更矮、人更少。斜陽在平房後照過來,擠擁的車廂,人與人的縫隙間,金黃一線耀眼。

主權者教育

        這半年一直深刻的是日本的政治教育。近兩年投票年齡下調至18歲,當然有說是自民黨知道年輕人較支持修憲所為。無論如何,政治教育還是做得好的。政府有課程、有指引老師的角色、有建議活動,如何為學生準備18歲行使公民權。

        這兩天逛書店看見有大量「高中生也看得懂」的政治書系列,解釋政治是甚麼、國會是甚麼、近年有甚麼形勢、要怎樣投票。今天在蔦屋書店看見一本「簡易的主權者教育 18歲邁向選舉權PASSPORT(やさしい主権者教育 十八歳選挙権へのパスポート),給老師看的參考書,內文講課程還有教案,如何搞模擬投票、寫請願書,但香港當然沒有這些東西了,民間也很少。


        之前聽梁恩榮說,80年代投票年齡下調的時候,他曾跟政府建議要做公民教育,卻被拒之門外。三十餘年過去,即便出了古怪的通識科,但世事沒有改變吧。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