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0日星期六

缺席的「主權者教育」

(在港獨爭議無風起浪前寫好,後於港獨風波中刊於明報,後亦因明報而轉載至評台。其實上一次親自投稿紙媒而獲刊登已是大學時投稿《蘋果》...)

熊本 三年板 蔦屋書店


        早前到日本一遊,在書店逛教育類書籍的書架,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大多書店都有位置擺放給中學生的政治教育書籍。可能是一個角落,甚至兩、三層書架。
       
翻看其中一本給老師看的教材冊,名叫「18歲的主權者教育」,內裡有如何舉辦模擬國會選舉的教案,也會教學生如何向國會議員寫請願書、有甚麼手續;其他書籍也有打著「中學生也明白」的口號,介紹日本的政黨演變、派系源流、投票意向、為甚麼有人選擇投白票等知識。

2015年日本國會通過選舉投票年齡由20歲降至18歲,更多年輕人擁有參與國政的權利。因此日本文部科學省(相當於教育局)推出了一系列的學校政治教育指引,提出模擬選舉指引、中學生參與助選的指引、在校內組織助選活動如何處理、老師如何維持政治中立推行政治教育等等。相關的書刊和報章討論也愈來愈多。

        不禁慨嘆,極諷刺的是,如今香港正處於一個高度政治化的世代,卻連這麼基本的政治教育也沒有。

沒有演練的實踐

公民教育學者梁恩榮曾在研究中提及,1985年香港政府推出《公民教育指引》,呼籲學校傳授政治知識,至今30年過去,香港的政治教育卻沒有進步,更甚者,1997年以後的香港公民教育,相較於80年代,更趨向非政治化。雖然近年小學常識科和中學通識都增加對香港政府運作和時事的教學內容,卻仍是忽略了如何行使政治權利的知識與實踐。

瀏覽教育局的德育、公民及國民教育網頁,內容圍繞著個人美德、道路安全、家庭和諧、面對逆境、關心祖國、法治、人權、世界大事、辦基本法問題比賽等等,對於香港人可如何、應如何實踐政治權利,卻不甚了了。即便近年政府加強國民教育,但對於國家具體的政治體制、架構,卻也避免觸碰。

政治參與就像游水,可以靠自己摸索,但也可以透過預先的學習和縯練來熟練參與。偏偏如今-香港人「當家作主」了,卻沒有在學校裡教我們如何做好社會主人的角色。


年輕人參與政治已經成為世界現象。在香港,中學畢業就18歲了,需要行使作為公民的政治權利,近年學生的政治意識也愈加提高,中學生參與社會運動也更普及。我們的學校,卻在過去30年來都沒有教青少年如何行使權利,不是很奇怪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