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5日星期三

新特首能否帶給年輕人希望?

(4月5日載於明報)

【明報文章】「叫我唔好移民嘅做唔到特首,咁我係唔係可以移民?」、「要研究下我本BNO點續」、「777真係天注定」、「喊出嚟」——在林鄭月娥當選的那一刻,我在自己學生的facebook和instagram看到。他們小的15歲,大的也不過20,對於新任特首,卻沒有好感,對香港的未來也沒有希望。
整個選舉過程裏,林鄭月娥希望以年輕形象登場,其早期的競選分享會穿T恤、扮Steve Jobs,由年輕人陪同進場,甚至其助選團有不少大學學生會前成員。不過裝作年輕形象是一回事,林鄭是否了解年輕人、年輕人又是否支持林鄭是另一回事。幾個選舉民調中,都反映年輕人一直對林鄭沒有好感;即便不斷重申關心年輕人處境,卻繼續成為年輕人的攻擊和逃避對象。
年輕人需要什麼?
在一次訪問中,林鄭對於年輕人提出了所謂「三業三政」。「三業」是學業、事業、置業。落實的話,不外乎是首置貸款、資助就讀自資大專院校等,脫不出房屋/讀書/上流的看法。
年輕人只是面對升學問題嗎?早前網絡盛讚由小學生擔綱的《我的生涯規劃》短片,嘲諷讀書是浪費人生、大學畢業也沒有出路、社會只懂炒賣投機……年輕人的問題,歸根究柢不止是讀大學和向上流動,而是整個社會有沒有追夢的空間;不止是讀書有沒有出路,而是沒有讀書天分的青年人,有沒有如七八十年代般透過勤力和其他天賦上流的空間、有沒有不因出身階級而影響發展的公平制度。
所謂「三政」——議政、論政、參政——不外乎青年事務委員會多加青年委員、中策組聘用青年,以至讓不同專業的年輕人發揮。但這種過往以諮詢架構吸納年輕人的方法,真的能接觸社會上普遍弱勢的年輕人嗎?近年劉鳴煒、蔡加讚的例子,只見政治委任成為對「離地富二代」的政治酬庸。日常的「高登仔」、「連登仔」的聲音,對他們來說怕比《新假期》推介的隱世行山景點更遠。
小圈子選舉之下,政府向商界傾斜的情况注定比其他民主政府嚴重。這一次林鄭在民望低迷下「強行當選」,已可預見將來需向「西環」、工商界和發展商「還債」,過往保守的政治和經濟結構不會鬆動,既得利益也可能繼續維持。在這種預測下,我們能否期望,新特首勇於打破壟斷、推動新產業,讓年輕人有創業追夢的空間和出路?我們能否期望,新特首面對各方壓力,仍能守住香港的核心價值、回應青少年的聲音,以至推動青年人關心的政制、保育、文化藝術、創新科技、動物權益等議題?
「堅離地」的行政長官
不少時事評論員提及林鄭有「以經濟發展提高政府認受性以紓緩社會矛盾」的想法,其政綱中也主打民生而避政治。然而這卻是最不符合年輕人的想法。年輕人要尋求香港人的真正當家作主、尋求社會發展的公義,也尋求尊嚴。
不才素來不喜歡曾俊華,但至少他對年輕人的想法明顯有所關注。2010年1月,反高鐵運動鬧得風風火火期間,時任財政司長曾俊華在政府網誌裏談「80後」現象,表示理解「外來資訊深深影響『八十後』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他們會以批判方式審視社會制度及不公平現象」;在2015/16年度的財政預算案結語中,談及年輕一代「在物質生活以外,更加『渴望心中富有』」。至少作為高官,姿態上仍願意理解年輕人的想法。幾個月的「曾俊華風潮」並非偶然,也並非「撕裂2.0」的標籤可解釋。
然而,最終當選的是林鄭月娥——不懂用八達通出閘、不懂買廁紙、不會用facebook(應該更不懂instagram和snapchat)、將網絡意見視為「白色恐怖」的特首;選舉論壇上也動軏「黑面」,一副不容挑戰的家長嘴臉。我們應如何期待她能回應年輕人的想法?又如何給予青年人希望?請林鄭特首擺脫「堅離地」,由用「snow selfie」學起,認真思考一下年輕人的想法,才真正與年輕人「同行」。
作者是政治及教育評論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