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教學助理被遺忘了嗎?

教學助理被遺忘了嗎?
2017-06-19
星島日報
F02 | 教育 | 田方澤

自教改以來,教學工作不斷增加,特區政府卻不加教師人手,不斷用一筆過撥款和短期津貼讓學校處理新增工作。不少學校因而聘用教學助理,處理簡單的教材準備、文書和其他雜務工作。惟因學校教師編制收縮,後來發展至要求教學助理以低薪擔任教學工作,更催生副教師、助理教師等怪胎崗位。不少同工雖已有師訓及碩士學歷,卻因而逼於無奈擔任輔助職務。薪金、假期、進修機會等不如正式教師,在校內議價能力低,一切只能逆來順受。

教協曾於二○一六年進行調查,訪問了一千三百三十四位合約教師/副教師/助理教師/教學助理,歸納了幾點現象:年輕、高學歷、不少有正規師訓、同工不同酬、合約期短、流動率高、轉任無期、工時長、工作蕪雜。不少更對教育界感到灰心失望。

教學助理編制化真的有幫助嗎?

近日一些媒體文章討論教學助理問題,都用上「遺忘」字眼,指政府和工會處理教育問題時,往往只關心教師利益、要求增加教師人手,無視教學助理困境。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現時教學助理由各種短期津貼及撥款出資聘用,因此出現短期合約現象。有意見指應將教學助理編制化,即如常額教師設增薪點和常額保障,並加強監管教學助理的工作。驟眼看是好的,然而深思就會明白問題更大。如制訂教學助理編制,便要計算一所學校應有多少名教學助理、應擔任哪些職務,並成為恒常存在,變相合理化現時不合理的教學助理制度,甚至有可能演變成師訓生畢業必先經歷教學助理階段,將成為正式教師當成「升職」的怪現象普及化。即便列明須擔任哪些職務以作規管,一如現時《資助則例》列出教師職務時,只要一句「或其他合理相關職務」,工作便一樣無限增加。如規管毋須教學,又使部分想累積教學經驗以便轉職、或正在修讀師訓課程須實習的教學助理無法如願。

事實上,現時大多教學助理以教師為目標,亦已完成或正在修讀師資培訓課程,具正式教師資格,本應畢業後立即投身教學崗位,部分教學助理負責剪裁教材、追收回條、派發傳單或簡單的行政工作,是資歷過高;需要教學卻又出現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平現象。合理化教學助理的制度,只有使有志者更難擔任教職。

慎防教育界的領匯化現象

近年常見一種說法是,教師常額制度養懶人、不利「有心有力」的年輕教師「向上流動」。先不論教師怠惰與否不因年齡而與其專業操守有關,這種「市場競爭提高服務質素」的「領匯化」論調,用於公共服務,前車可鑑。

二○○○年,時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林鄭月娥於社福界引入一筆過撥款制度,社福機構要通過不停寫計畫書申請撥款才能延續服務。當時的論調正是通過競爭提高服務質素。結果十餘年過去,社工集體減薪、工作量和壓力爆煲、時刻只寫報告書而未能提供恰當服務,提高質素淪為災難。

二○○三年,房委會將旗下公屋商場和停車場打包上市,成為領匯房地產基金,期望通過市場競爭提高服務質素。至今苦果盡現,商場加租、小商戶逼遷、百物騰貴、公屋商場險變國際學校,改善服務變為民生浩劫。

假如教育界取消常額制、引入市場競爭,以為汰弱留強,最終只會造成教師編制不穩定、教學專業更受政府和「市場」干預,教師須花更多心力去追逐現時已飽受前綫批評的各種行政和新教學潮流,甚至現在屢屢傳出的、在部分學校裏管理層壓榨員工、重視裙帶關係甚於效績等問題只會更加嚴重。最終只會如現今教學助理困局一樣,教師穩定性和教學質素一同破壞、學生更無得益,付出整個教育界生態。屆時即便助理變教師,卻只有更壞。

教學助理和副教師問題的癥結,是教改以來一路增加工作量,而教師編制未有相應調高,結果教育質素難以維持、師生雙輸。真正出路是擴大教師編制、要求同資歷同薪酬。只要教師編制擴大,教學助理轉職、整體教師課節減少,不少現時由教學助理承擔的職務,自可由老師擔當,工作穩定,亦更有效益。

坊間指擴大編制只能吸納合約教師而不足夠讓教學助理轉職,但如以現時一般開設二十四班的中學粗略計算,初中、高中班師比例各提升零點三,常額教席即由四十四點四增加至五十一點六個,每所學校增加七個教席,足以吸納現時的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不是領匯化,而是擴大編制、正式改善教師工作量過大問題,才能提升教育質素、改善就業問題。

問題終歸是人本管理

隨着香港高等教育擴張和近年適齡學童下降,確實師訓生愈來愈多,教席日少,無法確保所有有志之士都能入行。但雖然沒有完美的制度,我們也期望有更公平合理的機制,既保障教育質素、亦平衡教育界不同持份者的利益。

合約教師、副教師和教學助理等困境,歸根究柢,一是短期津貼和一筆過撥款制度不公,二是管理心態問題。過去十餘年的殺校潮,只見教育當局和部分學校管理層視教師為工具,有事招來、無事則去,以「善用資源」為由,對教育專業人員不公,更令教育生態受害。

特區政府和各級管理人員,一日沒有人本思維,教育環境和就業情況就不會健康,扭曲的制度需要撥亂反正。新政府現在提出第一年五十億教育撥款,我們期望之後能進一步回應教育界期望、促進香港教育發展。亦使教育界同工,包括校長、老師、教學助理等,都勞動有價。教協會理事 田方澤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