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4日星期二

只是先出生的老師

刊於676期教協報

「我讀高中的時候,因為感到校長發言太長了,所以就此結束。」一張電影劇照在網上瘋傳,不少網友表示有同感,並紛紛問是甚麼劇。片段出自日劇「只是先出生的我」,看中文譯名莫名其妙,不過日本宣傳是一個教室黑板背景,日文名字是「先に生まれだけの僕」。看突出的「先生」兩個漢字,也猜到是老師劇。劇由櫻井翔和蒼井優擔當,陣容鼎盛。故事其實說35歲的商界精英櫻井翔,因上司權鬥失敗,而被指派到公司旗下的私立高中做校長,而引發各種矛盾和反思。
這劇和一般熱血教師劇不同,劇中的老師不盡是熱情,有身懷絕技的、卻也有不願改變的。商界空降學校的校長,追逐新的教學法,希望改善學生成績,各種方法卻被老師嫌麻煩和不專業、又加重老師工作量。一幕幕似曾相識,行家一看想必會心微笑。
和應劇名,劇中一個主題是「教會學生社會現實」。櫻井翔所飾的校長認為高中生要及早知道現實社會的困難,然而蒼井優所飾的老師卻認為高中生「只是長著大人軀殼但內裡是小孩」,不可以用大人的世界觀跟他們說話。首幾集故事就如此展開。
香港的高中生呢?有些行家會不介意高中生直呼其名,也有時不用起立打招呼,認為學生要學會自律和成熟。然而有時總看見學生的不成熟和任性、或利用師長的信賴而踩界犯事。在信任和規訓之間、或教導時應說些甚麼,總是使我迷惘。不過呢,與不同學生聊天,聽他們自己的故事,總感到自己也在向他們學習。世界很大,也就感到自己作為老師只是湊巧比他們長幾歲而已。也算是另一種「只是先出生的老師」吧?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