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5日星期四

以法例指令教育內容 令人憂慮

(原文3月14日刊於明報)

【明報文章】去年底全國人大常委通過《國歌法》加入《基本法》附件三,傳聞特區政府將最遲於本周五向立法會提交簡介文件,討論國歌法本地立法。國內國歌法當中一條指「中小學應當將國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組織學生學唱國歌,教育學生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內涵、遵守國歌奏唱禮儀」,使人憂慮。現今香港並無以法例列明教學內容先例,此關一開,會否引來各種問題?
現行機制已足處理
信任教育專業自主,課程架構、課程指引由教育局及其諮詢架構——課程發展議會——規劃和執行,而從不由法律列明規限。基於教育局的學校發展與問責架構,佔香港學校98%的官立、資助及直資學校,一般皆會依照政府的課程文件教學,並接受教育局安排的各種評核和監督。
教育局的《學校行政手冊》已列明,學校須確保課程能配合各個教育階段的學習目標和宗旨,包括學生需認識自己的國民身分。而2008年的《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架構》,早指出學校教育需使學生「尊重祖國及香港的象徵(例如:國旗、國徽、國歌、區旗和區徽等)」,並於藝術教育中列明「唱國歌和認識其中的音樂特質」。於2017年更新的《小學常識科課程指引》,亦將學習國歌列入「核心學習元素」。換言之,大多數本地學校都需做國歌教育,以滿足教育局要求。
現實的情况是,區區教書以來接觸的初中生,都能講出《風雲兒女》的故事。現時的本地中小學,大多已有教唱國歌,亦會解釋國歌內容,更常見在學校重要活動如開學禮、運動會、畢業禮和各種大型活動時奏唱國歌。當現行機制已做好的時候,在情在理,是否有需要破壞機制,創造法律規範教育的先例?
具體而言,國內國歌法提出要維護「國歌尊嚴」,不能貶損國歌。但該如何理解「國歌尊嚴」?如何理解「貶損」?市民固然討論諸如茶餐廳內電視播國歌等情况,但在學校裏、教學過程中,可以出現種種場面,諸如學生唱國歌走音,或音樂堂有同學走音而其他同學訕笑,又是否屬於沒有「維護國歌尊嚴」和「貶損」?學校應當如何處理?
更加容易想像的是,在學校奏唱國歌的場合,比如在屋邨旁的運動場,場外也有街坊可以看到唱國歌的場面。假如有學生真的有意無意做出無禮行為,大如有抗議行動,小如同學間竊竊私語,是否屬違法行為?一旦有此類事情發生,學校當然希望用校內機制和教導方式處理;但如有熱心愛國市民看見而學校不舉報,可能被指證不執法,或有其他人士報警。但學校舉報學生,一被指摘小題大做,二又如何做好教育?結果學校無所適從,更造成師生間的矛盾。
本地立法宜有彈性
除了個別少數族裔,香港學童大多同為中國人,不無責任要了解國情,學習國歌本無可厚非。然而人大制定法律加入基本法附件三的過程中要「本地化」,正因為其不能完全適用於香港社會。在本地立法中可預計諸如國內國歌法原文中「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條文,因不符合本地情况而不適用;或「愛國主義教育」等字眼,不符港人習慣而有可能被修改。
香港人近年對灌輸式國民教育極為敏感,今日破壞原有機制,以法例指令教育內容,使人憂慮他日以同樣方式加入其他教育內容。當然現在如此推敲亦為時尚早,但難免使人疑慮,也使市民對特區政府不信任。
考慮到本地社會現况、學校運作的困難,和規範教育帶來更大爭議,有關教育的條文是否也可有彈性,選擇不加入法例當中,而以一貫做法以課程指引方式處理,值得特區政府和立法會諸君深思。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國歌法會成為法律規範教育先例?」)
作者是教協理事
[田方澤]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