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5日星期六

提防政治干預教育 守好專業陣線

(刊於18年12月天主教《正義和平通訊》)
     

        去年底全國人大常委通過《國歌法》加入《基本法》附件三,特區政府有責任為國歌法本地立法。國內國歌法當中一條指「中小學應當將國歌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組織學生學唱國歌,教育學生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內涵、遵守國歌奏唱禮儀」。過往並無以立法方式干預教育內容的先例,即便2012年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爭議,也只是以行政措施制訂新課程。教育界擔心將打開以法例直接影響教育的大門。

        近年有關政治干預教育的爭論不斷,主權移交以降,政府一度提倡普通話教中文,透過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贊助的方式,鼓勵學校進行校本課程。及至近年雖有權威研究證明普教中並無明顯成效,相關單位亦沒有停止措施;近十年政府大幅增加撥款,予學校舉辦大陸交流團,目標也列明要提高國民身份認同;近年隨著政治氣候轉變,關於一帶一路和基本法教育的師資培訓和學校課程改革也一直推行。

        相信教育專業,就必須聆聽前線聲音、以及以教育成效為主要依歸。然而不少決策除了缺乏成效,亦無視前線聲音。如去年中學教育課程指引作出修訂,在未有充分諮詢下,初中三年課程增加50小時基本法內容課時;初中中史科亦需獨立成科,無視仍有近一成學校以其他較有效方式如綜合人文科、中西史合併等方式教授中史內容。兩項改動均使學校需重新編寫課程、教師疲於奔命,亦犧牲了原有教育質素。為了向北京交心特區政府已重視國民教育,未重視前線意見、只以政治考慮凌駕專業。

        除了來自政府,部分影響也來自不同的政治力量。今年報導不時傳出中國歷史科和通識科教科書寫法偏頗,而相關出版社背後資金持有人為中聯辦,未知偏頗是有心抑或無意。或通識科近年飽受親中陣營人士抨擊,甚至政府文件中將「批判性思考」改為「明辨性思考」,可見政治影響。

學校的「自主」管理

        香港的教育體制下,佔香港學校總數98%的官立、資助及直資中小學,皆按照政府的課程文件教學,並受政府所資助、評核及監督。教育局的《學校行政手冊》列明,學校須確保課程能配合各個教育階段的學習目標和宗旨。當局透過各種評核、視學等方法,監督學校運作,確保學校能配合政府的發展方向。換言之,雖然名義上現時學校由法團校董會管理,但實際上受政府影響甚深。另一方面,政府透過撥款等方法,使其雖未有具體政策,但學校亦需受政府建議所影響,如普教中、交流團等便是一例。

        除此以外,坊間盛傳政府透過校長課程、由官員與個別教育人員建立關係等,影響學校管理及課程實施。這些皆是在制度以外所不見、卻對教育現場影響甚深的做法。故雖云自主,卻又受政治左右。

學校如何管理呢?學校上面官員制訂教育政策,或諮詢相熟學者意見,兩年前嶺南大學的許寶強教授便曾討論今日的學校環境,指教育局只充斥着「交功課主義」。各級官員對於教育政策只是「交差式,沒有全面思考」;制訂政策「不問遠景,不問目標,不問緣由」、「非針對學生需要」。只參考外國潮流、亂塞個案、或揣測政治任務交差了事,甚至不參考文件研究、閉門造車。未能回應前線專業期望、更未能提供優質教育。

自千禧教改起,對教師和學校的抨擊無日無之,教師的專業形像日漸低落。工作量大增、縮班殺校危機等使教師疲於奔命、或惶惶不可終日。林鄭月娥上任後撥出新資源改善教育生態,卻對有利教師專業自主的訴求如擴充編制和設立教育專業議會等視而不見。

在日漸政治化的社會環境下,作為影響下一代最深的教育前線,在制度內和制度外,如何保持自主?是一個值得各方思考的課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