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7日星期六

中學生的主場

(刊於9月7日蘋果日報,文章經編輯修改,此為原版)


擔任中學教師多年,雖然任教被誤指政治化的通識科,但素來知道學生的習慣,討論相關政治制度和社會運動議題時,再勤力的學生也昏昏欲睡。當然一要歸咎自己的功力不足,但也細想政治制度、社會運動和學生太遙遠。

經過今年漫長的夏天,中學生「即刻變大個」,成為政治生物。今年9月的開課日,學生的種種行動:戴豬咀、組人鏈、在學校高喊示威口號,各方哄動。警察、學校和學生間的衝突亦引起公眾關注。

警察執法激起義憤

92日開學日,警察針對中學生行動作出了出乎公眾意料的部署:持盾防暴警向在校園外表達訴求的校友和身穿校服的中學生搜身搜袋,甚至多處線報指在地鐵站向上學途中的中學生搜身;後來亦有地區有警察突然撲跌示威學生,使學生受傷。

        學生和平表達訴求,或湊巧只是在上學途上,為何警察要如此執法?是否有合理懷疑才搜身?抑或如公眾猜測,只是想恫嚇學生和熱心校友,製造白色恐怖,使年輕人不敢再上街?

學生是洪水猛獸,需要警方特意招呼嗎?這次運動令人驚訝的是,過去一向較少發聲的中學生,用各自的方法發出聲音。近年年輕人參與運動,上溯至2007年反對清拆天星皇后碼頭,2010年反高鐵,人們以「後物質主義」形容這群「80後」年輕人熱心社會公義。近年世界各地學生運動復興,大抵就是新一代關心公義的寫照。新一代00後,比過去更強調主動積極、正直、關懷、同理心、批判思考等正面價值,學生對不公平之事更為敏感。

早前香港中文大學在示威現場做民調,數據反映自6月中開始,「對警方處理示威手法的不滿」是示威者認為最重要的項目第2位,7月起超越了要求撤回修例,成為最重要項目。
學生未必很全面了解複雜的政治議題,但對於警方處理示威的暴力,透過網絡直播和照片有很清楚的感受,歷歷在目;對於政府對示威者的忽視,更為義憤。因此也難怪更積極以行動表達訴求。

學生發聲的主場

        在暑假末,不同官員反覆提出「學校不應成為政治爭議的場所」。然而為甚麼學生要用罷課表達訴求?每個人都讀過中學,反送中運動早期的校友聯署,已建立起學校身份作為行動單位的基石。

整個運動當中,不同職業的人在其崗位都有可做之事。對於中學生來說,中學便是他們的主場,罷課或以學生身份行動,引起社會關注,成為他們理所當然的選擇。有了校友聯署的基礎,校友亦紛紛聲援協助師弟妹行動,備受鼓勵,士氣大振。

更重要的是,過去兩個月的運動都有「勇武」的衝擊部分,學生限於年紀和家庭壓力,大多不便參與。「和理非」的人鏈和校內集會,變成使公眾關注中學生聲音的最好方法。

教育局的指引曾說學校不是表達政治訴求的地方,亦反對各界人士煽動學生罷課影響學習。故然學生應有責任專心學習,亦沒有老師希望學生過於熱心政治而影響學習,然而問題始終是政府回應不恰當引起學生義憤,老師想阻止亦難以阻止,強硬手段反引起學生反感。只能從中加以疏導和教育。或更甚者,如和平表達訴求的方法也沒有,難保學生會走上街頭衝擊,最後損失更大。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正因為無法政治解決,才蔓延至學校和社會其他範疇。林鄭日前提出四項措施,卻仍未能具體回應訴求。特區政府有責任回應民意,才能使校園回復平靜。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